20201211

1211

說到底也許這些墮落都是文化痛苦的展現。

比起思考制度,致力於改善人類福祉可能更有望根除人類的失序行為。諸如潔癖、人際恐懼、過度消費等。

20201210

1210

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因為被霸凌所以不是很喜歡台灣創作者而不想太去接觸台灣相關作品」跟「蛤怎麼我喜歡的都是外文我看不懂好想要中文為何中文圈沒類似資源」的矛盾情境裡。

這種無理性歸納可以算是運氣的結果,以性侵來舉例就是:被性侵→對人產生不信任→覺得只有類似遭遇的人才能讓自己感到安心→但周遭的人都有類似經驗而更無法信任周遭→沒有找到其他出路的情況就會深限泥沼。


我真的好愛拿性侵去舉例各式各樣的心理創傷喔。

「被性侵→受害者無論如何,加害者都可選擇不加害」的這種「同情受害者」以及「受害者=明確受到傷害的那方」的邏輯在思考上面簡單多了。

明明是類似的情境,但是把性侵換掉變成其他詞如霸凌等等,就會變成「你自己也有地方不對吧」。真的很妙。


思考了一些自己缺乏什麼還有所謂教育社會生存等等困境。人生真的有必要搞得那麼複雜嗎?即使是過於單純的動機也能普通的生活下去,所謂社會化、架構、組織等等也都是由人建構的,說到底生命除了「活下去」以外還有任何意義可言嗎?


要說問題就在於我是相對而言過於脆弱的類別,所以才會那麼容易痛苦又容易受傷。

即使沒什麼深刻關係也會拼命在意,夢想始於群體但也滅於群體,毫無犧牲的歷史根本就不存在,被追捕的獵物死去之前會放棄掙扎,差不多的道理。


突然想到有發下豪語想學外文。

真的是七零八落。有些東西學很快,有些東西真的是看都看不懂怎入門,連做學習規劃都不會。我還以為系統化和整理是我的強項。

有一陣子真的很熱衷到處查資料跟閱讀科普書籍,但娛樂完之後也沒什麼實際效果,生存問題與自我認同危機還是存在。

如果身為野人,感覺只要學怎麼吃東西拉屎還有不要被幹掉就好了。相對簡單,多好啊。

說歸說城市小孩想改變路線成為野人只會死掉吧。


感覺跟被放著電視軟禁在監獄中差不多啊。玩遊戲也只是在麻痺。一回頭就覺得一年過好快。每天都一眨眼就不見。別人一年做一堆事、以前在學校一個小時可以上一堂課,彷彿都像作夢一樣。


背還在痛,不過想起之前閃到腰做的復健動作有稍微好一點。還在猶豫要不要去看復健科,之前去看耕莘也只是讓我電療而已,如果恢復的基礎來自於自發性動作,那有沒有看醫生好像都沒什麼區別。況且這次腰痛根本不是因為重物,而是因為我坐在椅子上身體前傾,也許是骨盆位移。


我在想保護自己的方式就是對一切都不要在乎。感受性與同理心一樣,是一種難以運用的詛咒。

20201123

1123

最近又開始做惡夢。大部分跟家人有關,通常會在夢裡氣到被自己的夢話吵醒。

我以為我過了國中之後就不會再說夢話了,顯然不。

剩下的就是一般的人際問題。老實說抹黑經歷過一年我還是無法振作。原本還以為隨著年齡增長,這種事只會是小事,而且會隨著我的勇敢而不同。

我思考了一下為什麼這次比起以往經歷的更加嚴重。當然有種說法是老了放不下的也多,年紀越大越多不能失去的所以也無法冒險,但那不太適用於我。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自己被深深打擊。我想大概還是因為許多我認為親暱或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最終不說任何一句就離開我,而沒有任何試圖關心、弄懂狀況的舉動。這不但顯示了我的判斷能力與信賴的無用,還間接導致我無法相信有誰還能擁有普通的辨識能力,進而對再度尋找其餘替代人際關係感到疲累。

我已經是很不會求助的類型,但每次求助之後事情都更糟。這一年好像時間停滯一樣,比起以往更加難以忍受,但也可能是因為我更加絕望而更加沉默的緣故。

不去看向窗外怎麼會知道雨停,家裡如此舒適又一成不變。

我嘗試許多以往因為年輕而不知道的資源,閱讀其他人的經歷希望能夠一此振作,但反而更糟。我很明顯知道他們為什麼能夠倖存下來,而他們擁有的只是一點點的運氣罷了。

訴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世界上存在太多因為自己不好就無法容忍他人的人,我的苦痛不但不特別、卻是必要的。無法有任何回報,但還是必要的。

簡直無聊。


不過我也想過,我曾經算是很會寫日記的類型,為什麼我卻沒有相對感到自己比較理解與接納自己。甚至可說現在的我反而只要開始書寫就會感到絕望,而不再回顧。也許我只有希望自己被理解、被記住、被看見的時候才會湧起書寫的欲望,結果間接導致我強化了負面的回憶,與更多不可能被回應的空虛。而我也擔心自己為了什麼而開心,未來會因此更加痛苦。許多傷我最深的都是我當下最為在乎喜歡的,我才會那麼介意他們的離去與無作為。我無法單單記著美好的時光,想到以後再也不會有,他們背棄我的方式與這一切美好也都背道而馳。

而這種改變與不一致卻不是這些人的問題,是出在我身上,是可以拿這種事情來羞辱我的。我太害怕這種約定成俗的社會,就像我無法輕易的說出自己並非異性戀,無謂的卡在主流價值中來來去去,一下否定一下肯定,只為了能找到一個夠舒適夠安全的位置,讓我的腳能不再懸空。

20201119

1119

最近身體狀況變得很差,滿妙的。

雖然本來就沒什麼用心在照顧身體,出問題也是正常。

不過一次這麼多事也是不得了。


腰痛了大概幾個禮拜,變成只能彎腰駝背才能舒適的待在椅子上,坐直身軀過一陣子就會痛到只能躺下。

換季的關係開始過敏,去看了醫生,吃藥的那三天腰有好轉,但藥吃完了又開始痛,才發現是藥丸裡面有開了止痛藥。


突然發現自己右臼齒後方有一塊明顯的窟窿,去看了牙科之後發現蛀牙超多。

人生二十年來都自以為自己牙齒很健康,能吃冰也不酸痛,但一不注意就壞光。我想身體其他地方可能跟我對牙齒的疏於照顧有同樣的邏輯。腰痛本身也是,其實我平常的坐姿就很奇怪,鋪了軟地墊讓打掃變得很困難,乾脆就沒在打掃,換來的是腳無法直接踩踏地面,長期桌椅的高度也無法讓我好好坐著,感覺腰痛也是早晚的問題。

某種方面來說要是能終老,大概也會變成那種身體很多有事沒事就痛的婆婆。


近幾天右手大拇指開始脫皮,隔兩天連食指都遭殃了,完全想不到是什麼行為或作息上的改變,我的人生也沒有突然出現重大問題或危機(那比較像是慢性病),真是滿妙的。

也可能是我的身體確實在二十四歲後走下坡。耗在各種愚蠢失敗與挫折中的青年期,身體資本根本沒存在過,直接滾下深淵。發現朋友即使沒有人生目標也至少能做服務業並且適應,就覺得沒有擁有小人物的自覺,或是足以忍耐的身體,就連平庸都算不上,只是不存在而已。

我只希望哪天我可以突然猝死。我第一次絕望之後重燃過很多次希望,但這次真的是完全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努力的,每天只剩鑑賞作品與遊玩遊戲,連產出或嘗試努力都沒在做了。這一年真的是廢中之廢,除了躺在床上以外還真是想不到做了什麼。


眼界狹小,想像貧乏,缺乏資源,沒有運氣,沒有實力,沒有堅強。

麻煩死了。連下定決心去死都沒能辦到。

有時候我還是會很驚訝自己的腦子還能思考,但開始轉動就會直接朝下狂奔,有動跟沒動都一樣沒辦法產生任何東西,不去思考還比較輕鬆。

反正思考也只會挫折跟絕望而已。真是痛苦。

20201007

《魯妹席艾拉》Sierra Burgess Is a Loser 觀後感想

Netflix

劇情簡介:

主角跟一個傳錯簡訊的人談情說愛,為了不要暴露,主角和始作俑者成為了朋友。

推薦理由:

劇情流暢,情感真摯。友情線比愛情線更加眼睛一亮。

可以在劇情中見到亞裔與聾啞人士,主角也不是主流審美,可見電影對少數族群的重視。

吐槽:

Netflix可以不要再把video翻譯成視頻了嗎==好氣

到底有沒有要尊重台灣人用影片的意思

片名翻譯成失敗者席艾拉也可ㄅ,魯蛇席艾拉也可啊

不懂為何要強調女性就因為主角是女的好像就比較特別

以下暴雷

主角因為家教工作而貼出自己的手機號碼,而校園人氣王以霸凌的方式拿走了所有的號碼,當人氣王被搭訕時,他又把主角的號碼給了對方。

這樣短短的劇情交待了一個「傳錯簡訊」這樣看似簡單,但實際上要發生卻容易讓人感到荒謬的原因,真的高明得讓人佩服,有說服力到不行……


主角困在家人才華的光環下,也苦於自己的外貌無法讓他產生自信(但他家人卻經常說不要受困於主流以及不要被審美控制,反而壓抑了主角表達與處理自己的問題)。和一個幾乎不可能有交集的人產生聯繫並且有著曖昧,讓主角有著強大的驅力去維繫這樣微小的機會。主角甚至去找霸凌者談判並讓他合作,好實現曖昧對象想要視訊甚至是約會的心願。

但曖昧對象對霸凌者的親密舉動本身在主角心中卻是矛盾又令人心割的。撞見曖昧對象與霸凌者親吻後,主角登入了霸凌者的網路帳號,公佈了霸凌者的私事報復。

主角的恐怖行徑讓他失去了好友,與和霸凌者合作中產生的友誼。冷靜之後,主角創作了一首歌,作為道歉,給了霸凌者。最終,主角周遭的人依舊愛他且接納他。主角沒有改變,他只要是自己的樣子就足夠讓人驚豔且讓人喜歡,他的內在是由他平日的舉動所構成,所以只要是他自己就好。


不得不說歐美文化對於「原諒」這件事非常重視。面對因為信任而說出的祕密卻選擇公佈隱私,這種事情不但嚴重、也會破壞當事人對於整體的信賴。人大多都對八卦與糗事見獵心喜,但主角周遭的好友一定會非常嚴肅的說「這是不對的」,而也會在主角理解後原諒並接納。雖然我不曉得這是作品獨有或實際生活也是如此,但這真的很令人嚮往。

我剛看完的時候真的很感動,尤其是主角唱著那首歌時,那種生活的挫敗與周遭的否定,還有失去的感情,以及在那之後依舊能夠和好盡釋前嫌這點。更何況主角確實只以自己本身的樣子獲得了接納。我原本超級擔心又是那種非主流朝主流靠攏的勵志片,但不是真的超級鬆了一口氣。

結果搜尋感想覺得胃好痛,為什麼所謂做錯是一種一生無法釋懷的污點,而道歉唯一的方式是努力改變自己成為不是自己的人,迎合主流才算是負責?


當電影朝著多元與女性主義前去,台灣的觀眾依舊厭女且無法原諒,依舊無法理解為何死刑需要廢除。


當主角與霸凌者聊天時,聊到「這個哲學家這麼討厭,為什麼大家還是喜歡他?」,主角說「因為他很好看,而人都是視覺動物」,我不禁覺得大力攻擊主角不夠上進,而大力讚揚配角的人氣王兼霸凌者只因流露了柔軟、展現出一般人有的感情、去相信一個真誠的人,真誠的主角,就是一種足以蓋過一切的美德,是在驗證主角說的,人都是視覺動物這句話。

我不得不說人氣王安排真的非常巧妙。從一開始的刻薄,與整件事的開端動機,到後來我們發現他的家庭破碎、母親講話更尖銳,幼小的家人失控且不尊重私人空間,發現他感情失利而願意為此學習,發現他從厭棄主角到喜歡主角、主動邀請主角、甚至維護主角,和主角談心的過程,我們逐漸遺忘他討人厭的地方,而相信「人美心也善」。我們相信他的本質是美好的,於是當霸凌者被報復的時候,不再去見獵心喜,反而回過頭攻擊處於震驚與無資本抗衡的主角,甚至去羞辱主角應該改變自己的外貌,不該喜歡自己的身體,這自以為是的正義與其深深的厭女讓我恐怖不已。

主角「不需要改變」,以「原本的樣子」就「值得被愛」,所以我們無法把注意力放在主角身上,而被改變最多的人氣王所吸引,為他打抱不平,說著「有時候電影主角並不都是好人」,實在太過荒謬。

電影的初衷是那麼希望「無論你是怎樣的樣子,你都值得被愛」,卻如此背道而馳。

我當然也喜歡人氣王這個角色的安排,他的作用如此巧妙,每一幕的改變如此明顯,最後面又是如此討喜,但喜歡一個角色真的不必如此,不必靠著貶低別人來讓自己高尚。我們厭棄的行為不就是這種拉人下水的舉動嗎?


做你自己,關注自己,活在當下。你就是更好的你。